世界十大著名油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世界十大著名油画》因历代传世经久不衰,至今为艺术界热捧的经典佳作而成名。

《世界十大著名油画》因历代传世经久不衰,至今为艺术界热捧的经典佳作而成名。

他们分别是《无名女郎》、《入睡的维纳斯》、《蒙娜丽莎》、《女占卜师》、《宫娥》、《海伦娜.弗尔曼肖像》、《珍珠女郎》、《吹笛少年》、《向日葵》、《西斯廷圣母》。

1883年 I.N.克拉姆斯柯依 俄国 75.5cm×99cm 布 油彩莫斯科 特列恰科夫美术馆藏

这是一幅颇具美学价值的性格肖像画,画家以精湛的技艺表现出对象的精神气质。画中的无名女郎高傲而又自尊,她穿戴着俄国上流社会豪华的服饰,坐在华贵的敞蓬马车上,背景是圣彼得堡著名的亚历山大剧院。究竟“无名女郎”是谁,至今仍是个谜。画家在肖像画上创造了一种新的表现风格,即用主题性的情节来描绘肖像,展示出一个刚毅、果断、满怀思绪、散发着青春活力的俄国知识女性形象。

约1510-1511年 乔尔乔内 意大利 108.5cm×175cm 布 油彩 德累斯顿国家美术馆藏

这是乔尔乔内最成功的油画作品,最后由提香完成。作品中的维纳斯展示出造化之美,没有任何宗教女神的特征:在自然风景前入睡的维纳斯,躯体优美而温柔,形体匀称地舒展,起伏有致,与大自然互为呼应。这种艺术处理不是为了给人以肉感的官能刺激,而是为了表现人的具有生命力的肉体和纯洁心灵之间的美的统一。这种充满人文精神的美的创造,是符合文艺复兴时期理想美的典范的。

1503年-1506年 莱奥娜多.达.芬奇 意大利 77cm×53cm 板 油彩 巴黎卢浮宫藏

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成功地塑造了资本主义上升时期一位城市有产阶级妇女形象。据记载,蒙娜丽莎原是佛罗伦萨一位皮货商的妻子,当时年仅24岁。画面中的蒙娜丽莎呈现着微妙的笑容,眉宇间透出内心的欢愉。画家以高超的绘画技巧,表现了这位女性脸上掠过的微笑,特别是微翘的嘴角,舒展的笑肌,使蒙娜丽莎的笑容平静安祥而又意味深长。世界十大画家这正是古代意大利中产阶级有教养的妇女特有的矜持的美好表现,不少美术史家称它为神秘的微笑。

卡拉瓦乔早期风俗画的代表作。油画中,年轻人戴着手套的手放在剑柄上,未戴手套的手伸向女郎,女郎拉着他的手,并在他的手上改运。这两位人物的半身像非常写实。画家卡拉瓦乔此作像是是在宣示:只有‘自然’才是画家的范本,而不是古代不朽的雕刻或拉斐尔的绘画。。画中的吉普赛女子眼睛乌黑明亮,充满了智慧和诡秘,这诡秘的眼神是因为洞察到了骑士的内心,还是看透了他的命运?是真的要给骑士好好看看手相,还是要悄悄撸走他的戒指?骑士的目光与女郎相对,他很轻蔑地看着占卜者,好像在说:“看你胡诌些什么?”这幅作品画面单纯,布局简洁,强烈的明暗对比,使人物呼之欲出。

宫娥 委拉士贵支 1656年 318×276厘米 藏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宫

委拉士贵支是西班牙最伟大的画家,在美术史上也是最优秀的肖像画家之一。《宫娥》这部作品是委拉士贵支1656年作的,是一幅有着风俗性特色的宫廷生活画,它展示了宫中的日常生活,在宁静的宫廷中, 委拉士贵支正在为国王夫妇画像,这一对夫妇的形象在对面的一块镜子中反映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小公主玛格利特突然到来,引起了人们的一阵忙乱,她的出现,好象是平静的水面投下了一块石子,打破了原由的平静,激起了阵阵涟漪,宫娥正在为公主下跪贡献食物,另外一个在为公主提裙礼,周围还站着一些随从和侏儒,在背景上有一扇门打开着,光线从门口射入,在门口站着一个宫中的侍从,正在注视着室内的情景。只有 委拉士贵支是冷静的,但他好象并没有发现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仍然在专心的画画,这恐怕也是委拉士贵支比较可靠的一个自画像,面部表情严肃,显示出郁郁寡欢的样子。

《海伦娜·弗尔曼肖像》这幅肖像人物油画是用漂亮和生动的色彩笔触来描绘的,线条十分流畅。这是鲁本斯笔下的妇女形象的特点,是他所处的上流社会环境,迎合上层贵族的审美要求,画家张京城所以他笔下的人物,尤其是妇女几乎都是贵妇人。

此画作是一幅色彩优美的肖像杰作,它描绘一个戴着用树叶编的“花环”的青年女子。一片树叶在她的前额投下了影子,观众把这个影子误认作珍珠。这虽是一个错觉,却包含着对这幅画的线]

马奈(1832-1883)这一名字出典于拉丁文题铭 Manet et manebit,意思是:他活着并将活下去。他是中的著名画家,开创了印象主义画风。他对欧洲绘画的发展有重要贡献;尽管他从来没有参加过印象派画家的联合展览,仍被认为是印象主义画派的奠基人·马奈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人物画方面,第一个把印象主义的光和色彩带进了人物画。

《向日葵》是凡.高在法国南方时画的。南方阳光的灿烂令画家狂喜,他用黄色画了一系列静物,来表达内心的感受,《向日葵》便是这时的代表作。画家以短暂的笔触把向日葵的黄色画得极其刺眼,每朵花如燃烧的火焰一般,细碎的花瓣和葵叶象火苗一样布满画面,整幅画尤如燃遍画布的火焰,显出画家狂热般的生命激情。

画面上,帷幔向两边缓缓拉开,圣母马丽亚怀抱婴儿基督从云中冉冉降落。她的脚边,跪着年老的教皇西斯廷二世和年轻美丽的圣徒瓦尔瓦拉,前者穿着沉重的法衣,用手指着圣母应该去的大地,后者目光下垂,虔敬里略带羞怯,似在为母子俩祈祷。圣母面容秀丽而沉静,眉宇之间似有隐忧,为了拯救全人类,她将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爱子。小基督依偎在母亲怀里,他睁着大眼睛望着我们,目光里有一种不寻常的严肃感,似乎他已明白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